供精孩子找父亲,试管供精生的孩子,有权知道生身父亲吗?

      浏览:

试管婴儿供精不像父亲怎么办,那些去美国“西天取精”生子的单身女人如今怎么样了?4

冲破藩篱

多年前,小滚珠听朋友讲过某风险投资业女高管“自己造了个孩子”的故事。生了孩子后,女高管和董事长在办公室讨论工作,保姆就带着小baby在桌上爬。

那时的小滚珠还是实习生,觉得很新鲜,禁不住问“孩子能上户口吗?”没想到多年后,她也走上了这条路。

几年前,小滚珠第一次告诉母亲想要选精生子时,便获得了母亲的支持。但母亲试探父亲的态度时,父亲怒不可遏,“他说没有爹的都是野种,邻里邻居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!”

天欣第一次和家人提出选精生子时30岁,母亲不置可否,父亲强烈反对。他说他们一家子都是本分人,“我的女儿这么优秀,怎么会找不到人结婚生孩子,沦落到去买别人的精子?”

为了说服家人,天欣给父母做了三年思想工作,在洛杉矶某知名生殖服务机构工作的好友也被她请到家中吃饭。好友给老人放了一段视频,详细讲解了选精生子的全过程和相关案例,他们的顾虑终于打消了。

但说服小滚珠的父亲,远没这么容易。从第一次表示买精生子,到咨询中介、去美国手术,两年里,小滚珠和母亲一直瞒着父亲。后来母亲陪她到美国取卵、做胚胎移植,仍然没敢说实话,只说两人一起到美国旅游。

因为父亲的态度,小滚珠动摇过,怕孩子生下来父亲不认,甚至做出过激行为。但她最终坚持了自己的想法,生了孩子。

2019年赴美待产前,母亲终于对父亲交了底。父亲说,自己早就猜到了几分,事到如今只好认了。他开始期待即将出世的外孙女,出门打麻将都容光焕发。

“我们客户中的单身女性,尤其是40岁以下的,很多是父母陪着一起来。老人主要是为孩子把关,怕被中介机构骗了。”侯鲲说,能走到咨询机构这一步的,基本已经解决了家庭内部的伦理争议。这些女性的父母大多有着很高的教育背景,思想开明,尊重孩子的选择。

侯鲲接触过一对年迈的高知父母,女儿已经40多岁了,离异。这对老夫妇知道女儿很难再次走进婚姻,他们担心自己百年之后,再没有人能够陪伴女儿。

有了父母的认可,小滚珠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。“我是近视眼,人家给我眼色我看不到。而且你工作上的同事、周围的街坊邻居,谁真的过得春风得意吗?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地鸡毛,自己都顾不过来,他们会天天盯着你,给你眼色?”

量身定制

2017年,小滚珠正式决定到海外选精生子。医生说,要先在国内完成与生育能力相关的体检,包括AMH值检测、子宫情况等。

2018年7月,小滚珠的一次诊断报告,孩子第一次有了清晰的人形。受访者供图

“这是一道门槛,许多年过四十的女性在第一关就被判了死刑。”有些人的卵泡已经不多了,去美国取卵,很可能是白跑一趟。


供精试管婴儿孩子长大了告诉孩子吗,试管供精生的孩子,有权知道生身父亲吗?

当丈夫因为无精症,夫妇俩接受,这个孩子实际上有了第三个“亲人”,血缘的匿名父亲,他的身世变得复杂起来。为了减少这种复杂和难以对付的伦理难题,如果说配子捐供的后代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,那么同样,供精者和供卵者是否也有权利知情自己的孩子呢?

供精生育的后代有权知道生身父亲吗?

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这些捐供配子(精子或卵子)的供者不是孩子的合法父母,不需要承担孩子的抚养义务和责任;孩子也不需要对他们尽赡养的义务。完全是陌路人的关系。但是如果有一天,这个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他是不是似乎在冥冥中多了一份牵挂和渴望呢?

如果只是单方的供精或供卵,这个身世牵涉到第三方的父母亲,如果是接受捐供胚胎的夫妇,涉及的是第四方的父母关系,因为胚胎的血缘父母和孕育的合法父母共有四人,差不多可以看作是收养的孩子,伦理关系实在太复杂了。

其实大部分的人认为捐供配子是一个人道和善良的行为,可以得到社会的认同。

男性中有70%左右的人愿意捐供精子,主要的人群集中在大专院校的学生,而在女性中只有16%的人愿意为她人捐供卵子,最顾虑的问题就是对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孩子可能心怀眷念,担心他(她)们没有出生在一个良好的家庭里而不能幸福成长,其次还有担心保密不严、身体受苦和回报不够等问题。

不过,我还是为这些孩子们祈祷,千万不要发生不幸的事情,最好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像所有的孩子们一样健康而快乐地成长,他们有权利享受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。

试管婴儿供精的孩子健康吗,试管供精生的孩子,有权知道生身父亲吗?

当丈夫因为无精症,夫妇俩接受,这个孩子实际上有了第三个“亲人”,血缘的匿名父亲,他的身世变得复杂起来。为了减少这种复杂和难以对付的伦理难题,如果说配子捐供的后代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,那么同样,供精者和供卵者是否也有权利知情自己的孩子呢?

供精生育的后代有权知道生身父亲吗?

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这些捐供配子(精子或卵子)的供者不是孩子的合法父母,不需要承担孩子的抚养义务和责任;孩子也不需要对他们尽赡养的义务。完全是陌路人的关系。但是如果有一天,这个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他是不是似乎在冥冥中多了一份牵挂和渴望呢?

如果只是单方的供精或供卵,这个身世牵涉到第三方的父母亲,如果是接受捐供胚胎的夫妇,涉及的是第四方的父母关系,因为胚胎的血缘父母和孕育的合法父母共有四人,差不多可以看作是收养的孩子,伦理关系实在太复杂了。

其实大部分的人认为捐供配子是一个人道和善良的行为,可以得到社会的认同。

男性中有70%左右的人愿意捐供精子,主要的人群集中在大专院校的学生,而在女性中只有16%的人愿意为她人捐供卵子,最顾虑的问题就是对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孩子可能心怀眷念,担心他(她)们没有出生在一个良好的家庭里而不能幸福成长,其次还有担心保密不严、身体受苦和回报不够等问题。

不过,我还是为这些孩子们祈祷,千万不要发生不幸的事情,最好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像所有的孩子们一样健康而快乐地成长,他们有权利享受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。


参考资料

热门标签

更多 >